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王明寿:下乡记  

2014-08-10 17:30:5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明寿:下乡记
作者:王明寿 加入日期:2010-05-16 录入:顾龙 点击:1071
王明寿:下乡记 
作者:王明寿 加入日期:2010-5-3 录入:顾龙 点击:278 
--------------------------------------------------------------------------------
 
下乡记
作者:王明寿 加入日期:2010-5-2 录入:知青 点击:3 
--------------------------------------------------------------------------------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已是我们下乡四十一年了,回想起来,那是一九六九年五月七日,我们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从一个学生变成了一个社会主义新型农民  。称谓即知青下乡 。于是乎。在五月七日那天一早收拾好行囊。告别了父母,亲友街坊邻居,怀着依依不舍 的心情乘上了公共汽车来到了我的母校茶陵中学集中等待。在大操场上到处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扩音器里播放着流行一时的‘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革命歌曲。 
    大约十点钟左右,大巴来了,我们挨个清点人数上车大巴载着我们驶往原彭浦车站,开车的司机竟是我的好友原二连知青朱士国、朱士伟的父亲。很快,我们来到了彭浦车站,说是车站,其实那里既无围墙、也无站台,就是简单的一根铁轨、一片农田而已.
    到了那里,我们一群人下了大巴就上了火车,摆放好行李,往窗外一望,车外是黑压压一片前来送行的人群。十二点一到,火车悄然无声的、慢慢的在钢轨上滑动起来。随即,那一片‘哇’的哭声响起。然而无情的列车却越跑越快,直至消失在送别大军的视野里。然而火车里我们这帮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有的还在抽泣呢。
    就这样经过三天三夜、二千九百公里的长途拔涉,综于在五月十日上午十点,我们抵达了目的地拉哈车站。
    当我们下车后,走路的感觉怪怪的,好象不太会走路似的了。撩起裤腿、脱掉鞋袜一看,大部分人的脚都肿得老高老高的,原来长时间坐着不动血液循环不畅而导致的。
    随后按排我们午粲,吃的是大米饭,当时感到非常惊奇,没想到在这么寒冷的北方,居然还能吃到大米饭。
    午饭后,便在拉哈糖厂礼堂开了个欢迎大会,会后我们被告知:我们要进行野营拉练,靠二条腿,走到自己的连队。所以我们把随身携带的行李,写上名字装上汽车和拖拉机先行拉走,而我们则随身披着一件草绿色大衣,开始了那一百多里路的漫漫“长征”。
    其实,我们刚开始走的时侯心里是有一股怨气的,毕竟我们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也没好好吃饭,一下子要走一百多里路,就是一个壮小伙也不一定能扛得住,何况我们这帮刚从大城市来的学生。然而,此时无法和任何人解释,只得硬着头皮向前走、走、走。快到诺敏河时,我回头张望了一下,看到的是那漫山遍野穿着绿大衣的人群,这也算是一道风景线吧。过了河,天开始渐渐地黑下来了,有的女同学开始害怕了,于是,就听到了哭声。然而,过往的宣传车上却传了沪语声:"大家快走啊,后面有狼。"原来是比我们早一年去的上海知青在车里说。此音刚落,哭声更大了,有的女生干脆坐在地上不敢走了,而我和几个男生继续向前走。可能此时团领导也意识到如果再这样走下去,可能要有意外发生,于是采取了补就措施:立即出动团、营汽车,凡是在公路上走的知青,全部送往各自连队。我和唐龙琪等几个六连的人一直走到汉古尔河镇,已是晚上十点多了,此时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看见我们,停车便问:“你们是几连的”,我们回答:“一营六连的”驾驶员说:“上车吧,我送你们。”我们赶紧道谢、上车。就这样大卡车直接送我们到达连队,半夜十二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结束了这漫长的旅途。当卡车进入六连后,我们就听到了欢迎的锣鼓,原来上一年去的天津知青通宵在等我们呢。我记得当时唐龙琪还是被天津知青陈君汉抱下车的(当时唐龙琪个子非常小,完全像十三、四岁的小孩),事后,陈君汉还说:“我还以为是哪个知青的弟第一起到黑龙江来玩的呢。从那一刻起,我们的角色算真正转换了吧。开始了那十年漫长农村艰苦的劳作。
    回首往事,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我们学到了很多很多的知识。我们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渐渐懂得了做人的道理、还有许多农业知识,同时也把很多城市文明、卫生、等好的生活习惯带到了农村,这是一种互补的、双赢的结果,希望能够发扬光大。
    在距我们下乡四十一周年之际,谨以此拙作,献给曾经共同在黑土地战天斗地的黑兄黑妹们。
                  原一营六连王明寿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