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谢志勇:在十八连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2014-08-10 17:37:4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志勇:在十八连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作者:谢志勇 加入日期:2010-05-29 录入:顾龙 点击:1060
谢志勇:在十八连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作者:谢志勇 加入日期:2010-5-1 录入:顾龙 点击:444 
--------------------------------------------------------------------------------
 
在十八连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作者:谢志勇 加入日期:2010-5-1 录入:知青 点击:3 
--------------------------------------------------------------------------------
 
                               在十八连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回应杨建秋大家都来冒一泡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四十多年已过去,记得是一九六九年八月,在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中,我们鸡西青年来到了查哈阳农场,(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十五团四十九连,后改为第六十七团二营十八连)。那时我和我的同学还是一帮满脸稚气的孩子。 
    在我的记忆中查哈阳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们的十八连更是一个美丽的连队,那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好,离营部(万发)较近,,从营部向东走二公里左右再转向南走几百米就到了位于营部东南方向的十八连驻地,一条较宽的土路很平坦。连队位于通往营部和二十连的南北走向的道路两旁,东侧是连部和知青宿舍,前一排是两栋新盖砖房,东边一栋是食堂,西边一栋是知青宿舍,后排是土房,有宿舍,连部,酒坊。院内有一口井。再往东是老职工家属区,大路西侧是场院。连队的周边环境也很好,距连队南约二百米处是一条东西向的水渠,一座木桥联通了和二十连的交通,在连队东南角水渠旁的一块较高地方有一座高大的木质测量标。(那时当地的人们误认它是飞机的航向标)。最重要的是连队风气好,人更好,无论是老职工,天津,北京,上海知青和我们鸡西知青,大家都很团结。尤其是天津的知青,像大哥大姐一样关心我们这些年岁小的知青。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往事仍然历历在目,我们刚到连队时,由于正逢雨季诺敏河涨水漫漕,轮渡船无法运输,衣物和行李被放在拉哈转运站寄存。没有衣服和鞋换,他们借给我们穿,没有被子盖就和他们挤在一个被窝睡。就是这样在他们的帮助下渡过了二十余天难民似的日子。当时的连队领导有龚连长,武指导员,宫排长和天津知青卫生员杨建秋,居文祥,兽医王棣,司务长梁凯,排长王锡民,团支部领导人高凤英,段秀敏,(她俩还是我的入团介绍人 ),营部的关强。还有一些记不清名字和一时想不起来人,都给了我们很多关心爱护和帮助。
    在十八连我们各地青年相处的都很融洽,大家一起起床,一起洗漱就餐,一起出工,一起军事训练,学俄语(是为了抓苏修特务时用),有时在寒冬夜间还要站岗放哨,搞紧急集合进行短程拉练,半军事化的管理生活显得很有生活气息。遇到高兴时上海北京天津知青有时会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糖果,香烟大家共享。也认识了许多各地知青,现在能记起名字的有上海的刘建国,朱铭,黄建英,王东升,鄔汉园,王学书(女)徐金锭(女)北京的有王征,任秀梅(女)。
    连里的知青中文艺骨干也很多,大家曾排练过一些小节目,有杨建秋,王棣,居文祥自编自演的天津快板,(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句“扬灰水泥道”)有我的同学左文仁的二胡独奏,杨明茹的笛子独奏,上海黄建英的口琴独奏,有舞蹈教练任秀梅编演的舞蹈,还有王学书和我共演的“老俩口学毛选”等。
    在十八连我大约生活了十五个月,所有的农活基本上都学了也做了,还学了活泥脱坯,烧砖盖房,虽不敢说都会,但经历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农活就是割水稻,紧接着割谷子,割黄豆,场院晾晒,上跳板屯粮,冬季三班倒康拜因水稻脱粒,修水利炒炸药,现场打炮眼装炮药,爆破后用手搬用镐刨。转年开春打田埂,水平地,拉着小车种水稻,夏季田间管理时顶着烈日晒蚊虫咬,挠秧,除草,撒农药,转眼又到秋收时。一轮循环老一套。
    这些农活中我最喜欢干的是修水利,特别是打眼放药点炮逃跑后听到第一声炮响时,停住脚步转身仰望天空,一边后退一边躲闪天空掉下的冻土块,心里还要记着响了几炮,那时的感觉特别刺激。最不喜欢干的是割地,因为我的个子矮,手又小,又没力气,又不会磨镰刀,所以割地时我怎么使劲还是落在最后。常常是我的同学杨艳波帮我割一段,那时的感觉非常沮丧。
    我非常感谢杨建秋大哥对我的照顾,记得那是连队酒坊第一次出酒,我和同学去参观,酒坊师傅说来者必须喝酒,而且是从溜上接多少就得喝多少,我喝了一大碗底,出了酒坊正赶年三十会餐又和同学喝了一些,结果喝醉后吐了。一醉就是好几天,是杨大哥打水打饭照顾了我好几天。
    我很喜欢查哈阳的五月,那时正是连队的水稻春播季节,虽然气温很低,但广阔的田野里到处是忙碌的人群,远远望去水天相连,天上一些不知名水鸟的叫声和水田里拖拉机的轰鸣声像一支交响乐曲在给忙碌的耕耘者伴奏。
    70年初冬我被调到团保卫股工作后直到72年初夏上学离开查哈阳时,回过几次连队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些战友和同学。
    今天,有了查哈阳知青网这个交流平台,使我们有了重忆淡忘的往事,重温战友情的机会。如今我已定居哈尔滨,我的QQ号是844728712。手机13030093292请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