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胡雨芳:和军人在一起工作的日子(三)——坦诚相见  

2014-08-10 17:40:4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雨芳:和军人在一起工作的日子(三)——坦诚相见
作者:胡雨芳 加入日期:2010-05-30 录入:顾龙 点击:977
胡雨芳:和军人在一起工作的日子(三)——坦诚相见 
作者:胡雨芳 加入日期:2010-5-2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46 
--------------------------------------------------------------------------------
 

 
    我很幸运,从五连调到五十五团组织股后,和几位现役军人一起工作。组织股田股长魁梧的身材略有些发胖,与我们说话和风细雨,十分体贴下属,处处为老百姓着想,让我感觉像慈爱的父亲。但我们都很敬畏他,因为他的作风雷厉风行,处处高标准严要求,对自己和家人更是严格到极致,原则性极强,成决议的事,不会轻易改变。每次开会布置工作都十分严密,条理十分清晰,让我感觉他真是个强将。在他面前谁都不敢说一不二,那时组织股的成员在我的眼里,个个都精明、能干,没有一个捣浆糊,更没有一个是“浆糊”,有田股长这样的领导身先士卒,强将手下无弱兵。我很喜欢这个团队。最让我高兴的是田股长竟然安排我和哈尔滨知青小吴去上海搞外调,我终于有机会回家与父母兄弟姐妹团圆了。我心里明白:这是田股长圆我回家的梦。我心存感激,总想在工作中干得出色些回报田股长对我们的关心。可惜,我们在一起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田股长英年早逝,我当时痛心痛肺。说实话,我都没敢正眼看过田股长几回,他就匆匆地离去。在他的面前我感到自己还是个娃娃兵,太稚嫩,太渺小了。
    可能是田股长走了,组织股和干部股分开了,陈股长来我们组织股的时间少了。有时有点想他,找个借口去他办公室转一圈。陈股长有活力、有朝气,和他在一起,总能感受到力量。徐永录股长是陈股长的邻居,他们平时说说笑笑,视如兄弟。但在工作中,各抒已见,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原则,陈股长时而挟着文件夹,到组织股来,与徐股长说着说着,二人就会从小声到大声,往往会争得面红耳赤,谁都不会谦让。我到头也不太明白,他们在争论什么?不便打听,更无法插嘴,但从中我悟到一点:坦诚相见,坚持原则,决不人云亦云,这就是军人的个性。
    在他们争论时,也许是我太年轻、太不识事务,我会不知不觉地站在陈秋江股长的一边,因为我喜欢陈秋江股长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不太喜欢徐永录股长太坚持原则,甚至有时带有点固执的个性;也许是陈股长铁嘴钢牙,说话击中要害;而徐股长太憨厚,只要讲到原则,他的表述都是如此的直白。现在想来,因为我个人的情感倾向,误解徐股长的地方肯定不少。
    快四十年过去了,想起过去的事,历历在目,我其实很想念当初我的顶头上司徐永录股长。正因为徐股长具有严厉严谨、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接近钢性的原则性,使我在他的手下工作学到了很多。但我当时不懂事,不但没有感激他,有时心里还埋怨徐股长:“太刻板,死教条”。举一、二例,当初,通过电话下达的“通知”,徐股长一定要求我先打草稿,让他审阅,没有任何错误,再允许对各营各连打电话;我起草大小文本,写计划、写总结,或者写经验,辛辛苦苦完稿,自我感觉不错,到徐股长手上总得给修改得面目全非,改完以后,他还会逐字逐句与我交流说明——为什么这么改。我有时不服气,会与他争论。但有二点批评指正我服了,因为上海的方言是不讲语法的,所以我写文章一是太口语化;二是主、谓、宾语颠倒,我错的明明白白。以后我写完文稿自己先认真修改,尽量不使徐股长抓到错误的辫子。果然,我也不少次受到徐股长的表扬和微笑的奖励了。我现在自己当领导了,我也要求自己像徐股长一样做到处事严谨,待人真诚,不失原则,善解人意,踏实负责,精益求精。现在流行的一句话:“细节决定成败”,其实四十年前,在徐永录股长、陈秋江股长这样的军人作风中早已表现并已告知了我们。我有幸与这样的军人在一起工作,从他们身上学到的这一、二点,竟然成为我终身用之不尽的财富。
    听说徐股长在齐齐哈尔,身体不太好,我有机会一定去看看他。曾在92年我们去齐齐哈尔见到徐股长时,我当他的面喝酒赔罪,承认了我当时对他的不理解不礼貌和感激之情。今天,又一个20年过去了,我仍想再次向他表示我的内疚与感激。只要我还在工作,那么不论哪一天,我的工作作风中都可以见到徐股长当年工作的影子。
    如果徐股长在网上看到我现在所写的,他一定会感到极大的安慰,一高兴,说不定病也好了,但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