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薛仲迪:歌声  

2014-08-10 17:41:5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仲迪:歌声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0-06-15 录入:顾龙 点击:979
薛仲迪:歌声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0-5-22 录入:顾龙 点击:242 
--------------------------------------------------------------------------------
 
歌  声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0-5-22 录入:知青 点击:7 
--------------------------------------------------------------------------------
 
    曾读过一篇题目叫《歌声》的散文,那是老作家吴伯萧的作品;因为拜读了它,延安的歌声便久久回荡在心中。近日从网上看到题目为《------儿时的歌曲》一文,自然引起我对唱歌的一些亲切的回忆。
    在农场的那些年月里,生活是单调乏味的,无聊时唱唱样板戏,唱唱歌就成了娱乐之一。说实话,唱戏是有难度的,没有点功夫不行,因此并非人人敢唱;唱歌可就不同了,谁都可以随口哼几句;因此,无论是在田间地头,还是收工后回到宿舍,何时想唱都可张口就来。所唱歌的内容不尽相同,一开始时,大家唱的都是“红歌”,那是时代的潮流使然,有谁不对领袖顶礼膜拜呢;可是时间一久,歌的内容就宽泛多了,有人爱唱表达思乡的歌,有人爱唱流行的外国民歌,还有人唱些电影的插曲等。
    现在想想,不少红歌的腔调儿挺好听,只不过歌词千篇一律,都离不开“万寿无疆”,让人觉得久而生厌。尤其一些少数民族的歌曲,如新疆维吾尔族的歌曲,还有延边的朝鲜族歌曲,比起一般的歌的直白要动听得多。思乡的歌曲因其比较伤感,往往是需要曲折的表达,否则就有不安心“扎根”之嫌。有一首叫做《远飞的大雁》的歌,歌词是这样写的:“远飞的大雁啊,请你快快飞,带颗心儿到北京,边疆战士想念你-----”。这首歌曾广泛传唱,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它看似表达衷心,曲中却有淡淡的哀伤,可以抒发游子曲折的乡情。特别是秋日里,在广阔的田野上,金风劲吹时节,看长空北雁南归,哼起那悠长的曲调,顷刻间,便会有“忧从中来,不可断绝”之感。想一想,在那个年代,远离亲人,身处边地,孤苦无依,人不也像长空鸿雁一样吗?
    要说起外国歌曲,下乡前不太会唱,唯一向同学学过的一首,名字叫做《深深的海洋》,是前南斯拉夫的歌曲。因为是私下里口头学的,所以调门不太准确,但相比于铺天盖地的革命歌曲,却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下乡到了连队之后,各地知青凑在一起,过起了集体生活,于是有了交流的机会,学习外国民歌就蔚然成风。其中,俄罗斯歌曲最具魅力,有些几乎人人耳熟能详,它们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小路》,《三套车》,《红莓花儿开》等等。在传唱的过程中,如果仔细品味的话,会觉得那些歌曲中,“钢铁热血”少了,细腻情感多了,往往是情意绵绵,丝丝都沁人肺腑,无形当中有了亲切之感。经常是在傍晚时分,徜徉于连队前边的大道上,几个人恣肆的边走边唱,还有用口琴伴奏的,在夕阳暮霭的背景下,仿佛有了些许柔情蜜意。
    要学唱歌曲就需要歌本。那时找歌本是很难的,还是在下乡之前,就听说过《外国民歌二百首》。那是一本极珍贵的歌本,珍贵在于它是文革前的产物,属于“肮脏”的封资修玩意,文革时早该扫荡净尽了,幸存的一些当然就是珍品。曾经有人用时髦的军大衣交换,还有人用一辆锰钢车来交换,可见其价值弥足珍贵。
    俗话说:踏破铁鞋无处寻,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次向韩伯英借书时,无意之间却有了发现,在他书箱下边竟有歌篇。那是厚厚的一沓手抄的歌片,与“外国民歌二百首”的近似。问他何以有如此的“收藏”,他说,是文革中“逍遥”的日子里,因无聊而对着歌本抄的,大约是兼有练字的意思吧。上边的字体极具韩伯英的个性,一溜儿蓝黑小字稍向右倾,写的很是细心工整,想来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奇怪的是,伯英尽管手抄了歌篇,却将它压在箱子里不动,除那次为老马的“杨子荣”配戏,扮了一回无“台词”的金刚之外,好像就没听他怎样唱过,他的歌篇自然就“奉献”给大家了。那时在同一个宿舍里的,有吹口琴出众的韩振山,还有业余爱好者如我等几位,于是对着歌篇认真学唱起来。
    其中有几首中国民歌,有代表性的是浙江的《采茶调》,还有青海民歌的《半个月亮爬上来》,一南一北,格调不同,但都特别的好听。江南的采茶女声,吴侬软语,缠绵悱恻;西北的边地恋歌,悠长回环,一咏三叹,使我们学得如醉如痴。特别是《半个月亮爬上来》这歌,中间的反复的“月亮爬上来”之后,接着是“照着我的姑娘梳妆台”,“再把你那玫瑰摘一朵,轻轻的扔下来”;那么浪漫的歌词,配上深情的旋律,对于年轻人来说,是有着很大的“冲击”力的。
    外国民歌也学了不少。记得有一支叫《窗前》,一支是《纺织姑娘》,都很悦耳动听的;还有一支《照镜子》,节拍跳跃,活泼有趣;至今遇到集体外出活动,若赶上在ok唱歌时,我还会选这支曲子来唱,来博得大家欢心一笑。
    在我们的那间宿舍里,唐大为有一架手风琴。手风琴那时是高档乐器,一般人是玩不起的。自从大为从天津带回琴后,劳动之余他就拉上几段。常拉的有练习曲《小酸苹果》(名称可能有误),还有俄罗斯的乐曲《黑龙江的波涛》(这个不会错)。由于常听这两支曲子,反复的强化信号记忆,那曲调就印在了脑子里,几十年后还记忆犹新。拉琴过程中,大为总在个别地方出点儿错,大概是手指换位倒不过来吧,不过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由于每日的耳濡目染的影响,我对于这歌词也有了兴趣,就开始学着唱起来。歌词写得真好,带给人的是厚重的悲壮感,它是这样写的:黑龙江 河水流向海洋,西伯利亚风为她们歌唱------黑龙江 森林在沙沙响,江上滚滚翻白浪------那样雄伟 又豪放------在东方升起了红太阳,水手也在黑龙江上歌唱------河岸上是多么平静,金色大森林在喧唱------江上滚滚翻白浪,那样雄伟 又豪放。
那时唱起它来,感觉得这歌曲有气魄,有宏大深远的意境,与古代边塞诗的格调相类似。我一向是喜爱边塞诗的,所以也认同这雄壮的歌。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的我才知道,它原来是一首知名的圆舞曲,也是一首经典的合唱歌曲。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俄罗斯的作品,因为它独特的艺术的魅力,所以能够流行于全世界。说到这首歌来,我又感念起大为的拉琴,真是“无心插柳自成荫”啊。
    说起唱歌的话题,自然想起几个人,都是与唱歌有关连的。
    刚去连队时,哈市知青传唱《清宫秘史》的插曲,歌的名字记不清了,却还能记得歌词:一缕缕御香缥缈; 一盏盏宫灯闪耀。月圆花好正量宵, 对苍天暗把心事祝告。一愿:圣明天资福寿高,雨露乘恩同谐老;  二愿:四海黎民无烦恼,丰衣足食乐陶陶;三愿:文武百官把国保,同心同德莫辞劳; 那时候,国富民强天下晓,万邦低首拜皇朝。
    当时的我们年纪尚轻,还分辨不清其有何深意,只觉得有点宫廷味道,就跟着模仿唱了起来。依稀记得朱某是最爱唱的,虽然音质并不这么好听。
    上海知青中人才多,唱歌好的就有两位。有一位女生武某某,嗓门可以拔得很高,唱起高亢的颂歌来,有声震屋瓦的力度。只是音域略显窄了一些,不过在那已是非常难得了;连队有了节日的联欢活动,她一定首当其冲的担纲独唱,一曲下来往往得到满堂彩。她唱歌时嘴巴张得很大,于是伯英就戏之为“狼外婆”,引来大家的一阵哄笑。以后不久,她因为唱歌这一特长,被调到团部宣传队,在那里充当了独唱演员。有一次回连队演出,在食堂的台上表演,大概由于经过训练和调整,嗓音已不是那么尖利,而是柔和了许多;不仅如此,表情也有了不少变化,嘴不再张得那么大了,面上浮现出柔和的笑意,俨然有了演员的素养。不知她后来情况如何。
    另外有一位上海男士,与我同在农业排四排,算是同排的战友吧。他,身材瘦瘦高高的,一张微黑的小脸庞上,一对眼睛倒是很有神。他应该比我们要大几岁,平常总是少言寡语的,显得为人有点忧郁。在地里干活休息的片刻,他与同乡顾某总独处一隅;我在偶然之间听他唱过歌,声音虽不是很大,却字正腔圆声音浑厚,真的有点像男中音的味道。只可惜他从不张扬外露,完全属于那种自娱自乐。这是不是所说的深沉呢。
    他不仅歌唱得好,而且体育也出色。凭着“豆芽菜“般的身体,竟能够打漂亮的排球。后来调到营学校任教,还算是不埋没人才。
    天津知青也有两位:一个是爱唱《英雄儿女》插曲的吴某某,这是一位规矩守纪的好学生。另有一位叫“大清”,七一年去大兴安岭伐木前,有一天,大家正在屋里收拾行装,他背着一条破麻袋进了屋,嘴里大声唱着《拉兹之歌》,“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命运伴我奔向远方------”看到他的古怪的形象和神态,在场的所有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时隔四十年了,重新回想起当年的经历,回忆起有趣的生活细节,就恍如发生在昨天一样。歌声已随日月而去,正如青春的不再一样,留下的是仅存心底的几缕温馨。说起这些,是否会勾起当年战友的情怀?
   愿我们缅怀过去,使心态永远年轻吧。
                                   五十五团一营三连  薛仲迪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