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童昌达:忆老沈  

2014-08-10 17:42:4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昌达:忆老沈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0-06-17 录入:顾龙 点击:1436
童昌达:忆老沈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0-5-22 录入:顾龙 点击:290 
--------------------------------------------------------------------------------
 
忆老沈——查哈阳67团加工厂的往事片羽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0-5-21 录入:知青 点击:5 
--------------------------------------------------------------------------------
 
                                          忆老沈
                                              ——查哈阳六十七团加工厂的往事片羽
    每一次,我打开查哈阳知青网,四十年前在北疆生活的点点滴滴就会浮现在眼前。记忆中,某一件事,某一个人亦会渐渐清晰起来。老沈,便是其中的一个。
    老沈,他的全名叫沈志祥。要说老沈,还要从我们的粮油加工厂说起。
    1968年,我随着上山下乡的浪潮来到了北大荒——黑龙江查哈阳农场西北边,与内蒙古仅一隔之遥的67团11连,人称“大西山”。过了一年,我从大西山调到团部加工厂,不久又被安排在仓库。这个仓库管整个加工厂加工米、面、油、酒所需的物资,保证工厂正常运转。
    有一天,不记得是春夏秋冬哪一个季节了,但总是文革后期的年头,我们宿舍里来了一个陌生人。后来才知道是工厂指导员李作清从团部领来,据说是从兵团、师部层层安排下来的北京的一个下放干部。他,就是老沈。
老沈约莫五十来岁,长方的脸面,个儿高高的,皮肤很白哲。一套适体的中山服使他看上去就像一个老干部。他好像不太爱说话,多数的时候还总是紧眉锁眼的,很有些忧愁的样子。由于他是一个人住一个单间,与大家往来不多。
    那时候,仓库里就我一个人。工作之余就在仓库的办公桌前读书看报,经常晚上还挑灯夜读,孜孜不倦的样子。有一天傍晚,我仍在仓库读书,绯红的晚霞照在窗户上,照得仓库四壁生辉。此景此情我突然心血来潮,萌发诗意,填了一首词:

                                        清平乐?夜读
                     斜阳余晖,风朔吹门窗。书声朗朗库前桌,溯忆古今英豪。
                     人生青春可贵,更应求知甚旺,推门明月皎皎,已是壮志浓浓。

    填完词,我很兴奋。第二天就到老沈屋里拿给他看。老沈看着看着,眼神渐渐明亮了起来,一扫平时他那满脸忧愁的样子,双目炯炯,对我说:“为什么是晚霞,而不是朝霞呢?青年人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应该是朝霞??????”他那声正腔圆的北京话使我心头一震,沉思良久。后来我试图把“斜阳”改成“曦阳”,“余晖”改成“晨辉”,因为确有许多天我是迎着朝霞开始读书,一直读到深夜,推门出来,皓月当空,繁星满天,而我又是胸怀豪情、蹉跎满志的样子。
    此后,我与老沈的交往多了起来。我每写一点东西就拿给他看,他特别赞赏我的“求知甚旺”,多学知识、多求学问一直是他勉励我的话语。交谈中我知道他是北京司法部门的一名干部,有一个女儿在读大学。但何以在那干部已被分批“解放”出来工作的文革后期,还会从北京下放到如此边远的地方来?我没有问及,他也没有谈及,但猜测多是思想范畴的问题罢。但我总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好人,可称之谓“我们的父辈”。
    老沈因身体虚弱,厂里一般不安排他干重活,只是偶尔到场院去扬扬麦子或玉米。此时,大家相对而视,虽未言语,心里反觉得有点轻松。
    分别的一天终于来到了。临别之前,老沈把我叫到他的屋里,从一个小皮革箱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说:“送给你一本书”。我双手接过一看,——《论创作》,三个醒目的红色楷体映入我的眼帘。这是一本有高尔基、列夫?托尔斯泰等众多苏联名作家的创作经验集锦。“这是一本我很珍爱的书??????”,老沈语调轻轻地婉婉的,双眼紧紧盯着这本书,似乎想把它看穿似的。我打开封面,书的扉页上有他的题词,写着“昌达同志: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沈志祥”。他是用当时尚未公开,但已在社会上流传的毛泽东诗词中两句词来勉励我。
    ?????????
      光阴如梭曾与争。三十多年过去了,但记忆是可以跨越时空和地域的。回到上海后,我总是把老沈的《论创作》放在书架最醒目的地方。我虽未成为作家和学者,但我这些年来陆续在《光明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了十多篇文章。每每看到书架上的《论创作》,就会在心里默默想念老沈,真想当面向他述说这些年来我所做的、所想的、所写的,互倾思念之情,并真心地问候他一声:老沈,您还好吗?

                                                                              童昌达
                                                                             2010-5-21



    后记:欣闻京、津、哈、沪等地加工厂荒友将在今年八月汇聚上海,谨将此文献给亲爱的战友们。若有知道沈志祥近况的,望予告知,万分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