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郝志宏:我本来也应是六十七团的知青  

2014-08-10 17:48:3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郝志宏:我本来也应是六十七团的知青
作者:郝志宏 加入日期:2010-07-21 录入:顾龙 点击:1011
郝志宏:我本来也应是六十七团的知青 
作者:郝志宏 加入日期:2010-7-1 录入:顾龙 点击:300 
--------------------------------------------------------------------------------
 
我本来也应是六十七团的知青 
作者:郝志宏 加入日期:2010-6-30 录入:知青 点击:8 
--------------------------------------------------------------------------------
 
    如今,我的同学经常张罗知青战友集会,我很羡慕他们。因为我所在的连队都是上海知青,连齐齐哈尔的加在一起,东北的知青只有四人。在连队我很想我的同班同学,本来我们是可以分在一起,原因是我的无知和任性。

    1968年10月,黑龙江省查哈阳农场来到我的学校,哈尔滨市第四十中学招下乡知青。来招生的人说,他们都是生活在农场多年的支边知青。农场条件可好了,常年吃大米,土豆像窝瓜一样的大一样的面,天天早上喝牛奶就着大白馒头。最吸引我的一句话是:全国第一位女拖拉机手梁军就是查哈阳农场走出来的。他们还说,谁报名下乡谁就是革命的,不下乡就是不革命,早走早革命,晚走晚革命。我一听,情绪激动,也没有和家人商量就报了名。

    晚上和家里人一说,妈妈埋怨我太草率了,因为父亲曾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任土改干部。她希望我去黑龙江友谊农场,因为那里有父亲的部下,可以照顾我。当天晚上,母亲陪着我去道外国营第一旅社,找到查哈阳农场的同志,要求撤回我的报名。可是农场的同志依然把农场条件说的那么好,把妈妈的心也说活了,再一看我们班报名去查哈阳农场的同学有潘春燕、王秀阁、王桂花、孙巨荣、姜秀荣、张新彬六位同学,而且大多数是女生,异地他乡,我们之间可以相互有个照应。这样一想,我下乡的决心更加坚定了。我和妈妈没有取消报名,第二天就把户口迁移到查哈阳农场。

    正式出发的日子是1968年10月18日,哈尔滨火车站上红旗飘扬,人山人海,妈妈和几个要好的同学来送我。车开之后,我才感到对家乡的依恋,嚎啕大哭。我想家,想楼里的同伴,想我的好朋友藤小娟,想我那温馨的房间,我后悔下乡,我想回家。

    迷迷糊糊,火车停了下来。我抬眼一看,站牌上写着:大庆。火车在这里临时加水,我也没有和带队人告假,也没有和同学们打个招呼,自己背着背包,悄悄地下了火车。目送知青专列开走之后,我悄悄地爬上了一个向哈尔滨方向开的拉煤货车,货车走走停停,夜半才到了哈尔滨火车站的货场,我又自己走回了家。

    全楼的灯都熄了,我不敢打扰家人,就一个人在走廊的楼梯上坐到了天明。人也真怪,到了家,又开始想同学,我在想他们此时是不是在找我?火车现在开到什么地方了?朋友们都下乡了,父母都上班,家里还有什么多意思?和同学在一起多好啊!我开始对我的草率行为后悔。

    19日的早上,我回到了家里,妈妈又惊又喜。摸着我的头说,既然回家了,就呆一天吧,但你必须得回去,因为你的户口已经迁走了,你已经不是哈尔滨人了,今天下午我送你回去。回去晚了,一是人家着急,二是留下不好的印象,影响你的前程。她还叹着气数落我说:“太幼稚了,是永远长不大的女孩。”

    10月19日下午,妈妈和我来到哈尔滨火车站找车,正好还有一趟发往查哈阳农场的专列。我跟着上了车,尽管谁也不认识,但是这时我忽然长大了,成熟了许多,还开导在火车上想不通的战友。

    20日早上,火车到达了拉哈车站。在分配连队时,我执意要找我的同班同学,可是他们昨天已经分下去了,具体去了哪个分场哪个连队,谁也不知道。无奈,我只好跟着同行的人一起被分配到稻花香分场。来到四队,只有我一个哈尔滨女知青,其余都是上海知青。尽管他们都是高中生,对我像小妹妹一样照顾,但语言交流与生活习惯的不同,我总是有一种孤独感。后来,我多次到团参谋股去打听我的同学去了哪个连队,但胡股长告诉我全农场有二十个分场,每个分场有十多个连队,要找到你的同学谈何容易啊。后来,股长看到我在那个连队实在是独单,就给我调到了团部第二服务队。

    在团部第二服务队里,我干过饭店服务员,被服厂保管员等工作。一天在饭店里,偶然遇到了来吃饭的同班同学张新彬(后来去世),才知道我的同学们都分配到金边分场十一连。(俗称大西山)

    如今,大西山的兵团战友经常聚会,在北京,在上海,在农场……我看了只能是后悔,是羡慕。如果当年,不是我任性,不是我幼稚,我今天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如果,我当年和他们在一起,可能人生会有另类的改变。
    历史就是这样,没有枝节就不成故事,没有曲折就不成文章。
                                  
                                   哈尔滨知青  郝志宏2010年5月3日于哈尔滨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