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程小华:连队轶事(二)  

2014-08-10 17:53:1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小华:连队轶事(二)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0-08-04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63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0-7-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261 
--------------------------------------------------------------------------------
    一九七二年中秋节的那天,我们排在连队正南的地号里收割黄豆,地号长1800米。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排所有的人都已经割到地号的最南头,正在地头磨镰刀和休息。我一边磨镰刀心里一边在想,今天是中秋节,食堂是否会改善伙食,最好有红烧肉,馋死我了!嗯,得盯着点儿刘敏喜这小子,打菜时叫他把勺往底下捞,底下瘦肉多,虽然肚子里缺油水,但我还是喜欢吃瘦肉。想到得意时,不由得抬头向连队望去。一抬头,我突然发现在连队方向冒起了黑烟,连忙对排长刘文政说:“是不是连队着火啦?”大家都站了起来,往连队方向眺望。

    我们割黄豆的地号,正冲着我们排男生住的宿舍,而冒起的黑烟恰好就在我们宿舍的上空。

    当时,我的心里非常焦急,怕着火把我那仅有的一点儿“细软”烧光。当然,所谓“细软”无非是被褥、棉衣、棉裤、棉大衣、皮帽子和换洗的衣服等等。要知道,东北的中秋节已经离寒冷的冬天很近了,如果这点儿“细软”被烧光了,这冬天可怎么过呀。

    我着急地连声催促刘文政:“肯定是着火啦,咱们快回去救火吧。”这时,刘文政还在犹豫着。(后来我才学会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没有失火,他贸然地把一个排的人拉回去,遭到连队领导的批评不说,还会耽误了秋收。而我当时只是关心着我的“细软”)。

    眼看着宿舍上空越来越浓的黑烟,刘文政终于下了决心:“走,回去看看。”话音未落,我人已经蹿出去了,向连队跑去。这时我连还有一个农业排,也在这个地号的中段割地,大概在900米左右的地方,他们也已经开始往连队跑去。

    我曾经在全营的运动会上跑过3000米第五名,在加上人有“动力”,我冲刺似的跑了1800米,在连队前面的排水渠,我已经超过了许多在900米开跑的战友们。等我冲上排水渠时,我终于看清楚了,那浓烟滚滚的地方不是我们排的宿舍,而是后面的那排宿舍。我那紧绷的心不由地一松,可脚下并没有因此而放慢速度。

    等我跑到火场时。那栋宿舍已经被烧趴下了半栋。被烧的是机务排宿舍,我记得当时是上海知青梅龙龙和张其敏他们的宿舍,后来据梅龙龙对我讲:“他准备过冬的一双崭新的大头鞋,烧的只剩下了一只。”

    我从房子的北面爬上墙,站在墙头上。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水火无情。墙上当时烫的根本就站不住,我只能不停地来回倒脚,才能勉强的站在上面。熊熊的烈火灼的我情不自禁地用两支胳膊挡住自己的脸,火烤的我都喘不过气来。这时有人送上一桶水,我马上把那桶水对着自己的头浇了下去,水顺着我的头自上而下,浸透了全身上下的衣服、鞋子,只见我站的墙头上嗞的一声,冒起了一股浓浓的水蒸气,顷刻之间,墙上再也见不到一点儿水渍。我这才勉强站稳了脚跟。

    这时我看到有人不停的用食堂的压水井压水,水流向食堂后窗外的大铁锅里,战友们排成一排,或用桶或用盆装满水向火场传递过来。我们接过战友们递上来的一桶桶或一盆盆水,泼向烈火,在大家的齐心努力下,火很快就被扑灭了。

    据说失火是由于扒炕所引起的。烧了一年的炕,炕道里的灰太多,必须清理干净,扒开炕面将炕道里的灰清干净后,再将砖头按顺序铺在炕道上,抹上两遍泥,再把炕烧干。如有漏烟的地方,再用泥巴修补一下。

    当时安排烧炕的是一位上海女知青,她可能是因为胆子比较小,夜里不敢出去背柴禾。所以就在白天边烧炕边去背了许多柴禾堆放在屋里,在南北炕之间堆了许多柴禾。不幸的是,由于炕道是凉的,容易发生回火现象,一回火,点燃了堆放在屋里的柴禾。她背柴禾回来发现以后,虽然经过奋力地扑救,但也于事无补,酿成了这次火灾。

    那天晚上,连队的宿舍里没有了往日的笑声,大家都在收拾因救火弄脏的衣服、鞋子,或在轻声地议论此事。

    我在洗衣服时,隐隐听到了那位女知青委屈的哭声,我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时隔多年,我们都早已回到了各自的故乡。在几次连队战友的聚会中,我又见到了她,不禁使我想起这件尘封的往事,看到她那灿烂的笑容,我知道此事在她心中没有留下任何阴影,很是欣慰。现在写出来,以飨各位战友以及朋友。并祝福她——我的战友幸福、健康、快乐地安度晚年。

    2010年6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