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苏州左岸:往事如烟—回忆满归林场的日子  

2014-08-10 17:59:2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州左岸:往事如烟—回忆满归林场的日子
作者:苏州左岸 加入日期:2010-08-07 录入:顾龙 点击:1077
苏州左岸:往事如烟—回忆满归林场的日子 
作者:苏州左岸 加入日期:2010-8-4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5 
--------------------------------------------------------------------------------
 
 
    大兴安岭,林海雪原,傍河而建的帐篷,袅袅炊烟,“顺山倒喽……”的吼声,参天大树轰然倒下,拖拉机隆隆的轰鸣声,堆积如山的原木,蜿蜒雪道上盘山而行装载原木的汽车……所有这一切的景象,构成了一部原始森林中伐木的雄壮的交响乐。

    大兴安岭山麓下,有一个叫满归的小镇,那里有很多的林场。我曾有两年冬天去林场伐木归楞(归楞即抬木头),算是做了两回伐木人。

    从嫩江平原的拉哈小站到大兴安岭的满归小镇,得坐一天一夜的火车才能到达。

    满归火车站停满了装载原木等待外运的长长的货车,货场上到处可见高高的原木堆。

    放眼远眺,小镇,炊烟袅袅;远山,层岭叠嶂;森林,郁郁葱葱;公路,逶迤盘旋,整个满归小镇笼罩在一片银色的世界里,俨然一幅泼墨山水画卷。

    满归,留给我最初的印象是神秘的。

    卡车载着我们这些新伐木人和行李铺盖,朝着密林深处驶去。

    大本营傍河而建,十几顶帆布帐篷散落在河滩上。傍河而建是为了生活取水方便,封冻的河上开凿了几眼取水口,清冽冽的河水在厚厚的冰层下潺潺流淌。

    据山里人讲,上山采伐前是要焚香上供敬山神的,以祈求山神保佑平安。只是我们没有见到过这种祭祀的仪式。

    帆布帐篷里搭建了南北两溜用木头支起来的通铺,可睡二三十个人。两铺之间是一个用大铁桶改制成的火炉,炉膛里烧着山里不缺的木头,散发着阵阵热量,冬夏两重天。

    经过简单的安全教育和采伐讲解,我们每人一件皮袄,一顶藤编安全帽,一把大锯,一把大斧,趟着没膝的深雪向深山进发,开始了伐木作业。

    山里人伐木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我们在影视剧中听到过的吆喝声:顺山倒。就是要把伐倒的大树顺着山坡的方向倒去。森林里的树木朝阳一面的树枝总是比背阴的一面长得茂盛,重量也就吃在朝阳的那一面。顺山倒即可提醒其他的伐木工树倒的方向,也可借助朝阳的那一面树的重量省点伐木的力气。

    选中一棵待伐的大树后,一般要看树径是否上下一样粗,如果树屁股(山里人叫树墩)粗,树身细,出材就少,伐这样一棵树吃力不讨好。选好了树后,先在朝阳的那一面锯一道深三分之一的下口,以确定顺山倒的方向,然后在背阴的一面锯上口。一般来讲,用不着锯完剩下的三分之二时,在朝阳树冠的重力牵引下,大树就会乖乖地朝着山坡方向倒去。在大树将倒非倒前,得大吼一声:顺山倒喽!警告周围伐木的人注意避让。随着一声“顺山倒喽!”大树忽啦啦似大厦倾倒,砸向地面溅起白雪一片。

    伐一棵一人合抱粗的大树,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

    有时候,看走眼大树倒的方向,就会出现山里人说的“坐殿”现象,大树上下口都锯通了,楞是不倒。这种现象很可怕,山里人说,这时哪怕一丝风儿都能改变树倒的方向,甚至于树跟人走,人只要一动,大树非朝着自己砸来不可。

    遇到这种情况不能慌张,山里人说,这时只要把皮袄脱下来朝想让树倒的方向扔去,“坐殿”就会应声倒下。

    伐木还有一大忌讳,那就是大树伐倒后留下的树墩是不能坐的,否则就会触怒山神爷,就要倒霉的。

    大树伐倒后由拖拉机拖到大本营的楞场,由专人将整根原木按要求分段锯开,再由人归楞集中后装车外运出山。

    抬木头是个力气活,看楞则是个技术活。分割后的原木少则几百斤重则上千斤,全靠四至八人抬着归楞。抬木头的工具是一根用桦木削成的杠子,两头尖中间粗。为什么要用桦木做杠子呢?这是因为桦木轻,树的纹理是直的,只会擗而不会折断。两头尖是为了能使杠子压在脖颈上不至于滑落,也是为了能让抬木头的人用手指勾住杠尖,山里人叫扣“辫子”,防止脱杠后木头砸伤人。横杠和挂钩是必不可少的辅助工具,这挂钩是用圆钢打制而成,上端成半圆型,两头弯成圆环状,分别有一个下端成倒钩形的略带圆弧状的扁铁钩相连。当挂钩勾住木头吃上了力,就能死死地卡住木头了。

    平地起楞不算本事,随着楞堆的抬高,合理布局楞堆而不“滚楞”(楞堆滚塌)才能显出看楞的本事。

    抬木头的人数视木头重量最多时分两个组合,一杠俩人,有两杠四人抬的,有三杠六人抬的,最多是四杠八个人抬。每个组合中都需要用横杠和挂钩。按照杠杆原理,“二杠”是抬木头中最累的活。我年轻时争强好胜,这“二杠”中一直有我的身影。

    八个人抬上千斤重的木头,必须步调一致才行,否则,只要其中一个人腿脚打飘,其他七个人准得闪腰。所以就得有一个人喊号子,以协调八个人的脚步和动作。因为“二杠”是吃力最重的人,只有他知道何时才是同心协力的关键时刻。所以喊号子时一般就由我来领号子。领号子没有规定的语言,雅俗共赏,喊到哪算哪。但是,首句拖长音的“哈腰挂哦......”几乎是千篇一律的。之所以要拖长音,就是为了让所有抬木头的人有所准备集中精力。应号子也没有规定,大多以“嗨嗨”来回应。当抬着木头上跳板或登高时,就能明显感觉到脖颈上压着的份量越来越重,于是领号子和应号子的声音也会越来越响亮越来越短促甚至于嘶吼。所有人都不敢有丝毫懈怠,惟恐一个闪失造成高空脱杠砸伤人。

    有时候遇到八个人都抬不动的大木头时,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潜力,就撤下一杠力气相对小的俩人,这样一来,原来八个人抬不起来的木头,倒被六个人一鼓作气地抬了起来。

    装车是整个伐木归楞中最吃力的活计。八个人抬着上千斤重的原木由我嚎叫着喊号子一步一步地上跳板,装一汽车木头,天寒地冻也能累出一身臭汗。

    自古以来,上山伐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女人不能进山伐木,否则就要晦气的。所以,在深山老林里你是看不到“长头发”的女人的。在山场里待得久了,难免会想女人。于是,伐木工大都会乘休息日下山到满归小镇上买点日用品,顺带着看看久违了的“长头发”的女人。记得农场每到春节时都要组织文艺宣传队上林场来慰问演出,这是我们这帮老爷们最快活最放肆的日子。

    待到开春积雪融化前,一冬的伐木工作就结束了,除了留守火车站装车往农场运木材的一班人马外,我们口袋里揣着比在农场挣得多得多的工钱返回连队,张罗着回家探亲了。

    别了,满归!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