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韩伯英:伏首甘为孺子牛  

2014-08-10 18:13:4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伯英:伏首甘为孺子牛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0-08-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1248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0-8-7 录入:顾龙 点击:221 
-------------------------------------------------------------------------------- 
    在连队当小学“老师”的过程挺简单: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回宿舍,看见一位上海女知青站在通往男宿舍的路边,后来知道她叫沈霞萍,是三连小学校的校长。她问我是否可以去学校给四年级代课?我犹豫片刻同意试试。晚上,一边挑选干净衣服乔妆改扮,一边思前想后地适应这个变化。
    要说起来我和教师还真有些渊源:
    从小就很熟悉教师,因为当年不但学习成绩差而且还不安份,经常要被老师召到办公室里促膝谈心,所以,对学校里的德育套路有很深切地体会。
    我母亲在护校教书时,曾经选修广播函授的汉语言文学课程,我上学时就整天晚上一边儿写作业一边儿傍听。那时就觉得“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之类的诗词特别好玩,很是传神。结果原本该学的没学好,不必学的反倒听了不少;再加上母亲时常拿我当陪练,备完课了就先给我试讲,记得光是《红军不怕远征难》里四渡赤水的教案就改了三、四次,因此对老师的备课方法也就略有所知。
    一九六六年以后倒是不用再上学了,可呆在家里也没事儿干,穷极无聊只好看书,“有意思”的书先看完了,只好看“没意思”的:凯洛夫的《教育学》和《班主任》;马恰连柯的《教育诗篇》都是在那时侯翻看过的;后来同学李钧拿来一本他姐姐用的《教育心理学》跟我换书看,当年为了消磨时间,我还把那本书的要点抄了一遍,孰知真是借书不如抄书,结果这些知识让我至今受益。
    有这些渊源垫底儿,觉得四年级的语文还能应付,但数学的确不行,尤其是应用题:一大池子,上边儿灌水下边儿放水,问嘛时侯能灌满?亏得那些编委能想得出来!不过怯头归怯头,还得去教,走一步说一步吧,反正大牛舍里不缺高材生,只要我肯虚心求教,人家总不至于袖手旁观,到时侯可以现学现卖。
    现在回想当年的教书往事,就像影院的电影拷贝装错了片盒乱了顺序,跟意识流似地一本儿接一本儿在脑海中随意放映出来:
    我受家庭影响所以天津口音不重,但是也有从小说惯的天津方言。有天上课时一个学生面带窘迫地举手示意,我随口问她:“干嘛”?那孩子似乎是被我温和的询问给吓着了,结结巴巴地说是要去厕所。我很理解,让她去了,可全班学生却都有些惊奇地看着我,诧异的表情一目了然,我本以为:允许学生上课时去厕所可能违反了本校规距,所以并不在意。谁知没过两天,三排的本地老职工乐呵呵地告诉我说,学生们回去当笑话儿告诉家长说:韩老师上课时妈啦妈啦地骂街!这可让我吓了一跳。细问之后才弄明白:“干嘛”被解读成了骂街。急中生智,我用侯宝林大师的《戏剧与方言》那类相声为脚本,给孩子们讲了一番中国的地域方言,除了说清“干嘛”是“干什么”的意思之外,还防患于未然地顺便又介绍了一些其他的天津方言词汇:象“您啦”、“哏儿”、“劳驾”、“受累”、“糟改”什么的,并且又以东北地区常用的方言“埋汰”、“得瑟”为例,跟津京沪各地的方言进行了同类比对。于是疑惑尽释,师生之间也因此而好好地笑了一回。几个调皮的男孩子还在我跟前儿故意模仿,学着也用天津话说:“干嘛?”、“干嘛!”互相逗乐儿。
    ……
    第一天上课原本是很顺利的,我精心设计的师生见面创意效果也挺不错,可接下来就出了毛病:写完一句“越来越热”四个字的板书转过身来,立刻察觉出不少孩子的目光不对,一双双纯净地眼睛里有了许多迷惑的质疑,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当然意识到是出了问题,但仓促中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错了。吃过晚饭,教副科的天津知青刘翊翰回宿舍告诉我:板书中的“越”字少写了一笔,纯属低级错误。这真让我汗颜不已,第二天一上课我就老实承认,“越”字写错了,并且告诉学生:由于自已上学时没好好念书,所以才会写出错别字,希望同学以我为戒好好读书;另外我还嘱咐学生,今后发现老师再写错字,一定举手提醒及时纠正,咱们一起互教互学。农场的孩子特别淳朴,他们非但没有计较我的才疏学浅,反倒越发亲近和尊重,其中有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儿尤其一丝不苟,常常不动声色地帮我纠错,那孩子的名字今天也还记得,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她是肖连长的女儿。
    ……
    查哈阳的孩子们一样也有很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他们像海棉一样吸取着城市知青带来的外界信息,那年代还没有应试教育的压力,师生都很轻松,记不起来是怎么开始的,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我都给孩子们讲故事,起初是讲成语故事,后来发展到讲历史典故,讲经典小说片断,讲城市的风土人情…只要是我觉得有益无害的,全都拿来讲给他们听,希望能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这些让人疼爱的孩子。
    ……
    不像城里孩子那么会来事儿,农场的孩子特实诚:你讲明白他听懂了,就可以看到心领神会的欣然表情;她没听懂绝不装懂,肯定会是一脸的迷惑不解;听懂没听懂都在孩子脸上明摆着,一点儿也不含糊,让你不忍心也不好意思偷懒儿。还记得教孩子们写“攀”这个生字,怎么教也记不清,居然就是过不去,弄得我真是有点儿气急败坏。后来想起了天津南市“三不管儿”卦摊儿算命先生惯用的测字手段,就试着拆开了说:“大”“手”拽着左右“木”头中间的两根树“叉”往上爬,就是“攀”字。结果全班再也没有一个孩子写错。看着一屋学生如释重负的灿烂笑脸,把我乐的得意了好几天。
    ……
    我也会很严厉的约束学生。天热时男孩子会在中午去水渠里游泳,可我知道那多少会有危险,因为我下过水渠:上面的水被洒得微微发热,可下面却冻底不化冰冷异常。所以每次下午上课便要检查,身上能够划出白道道的就是下过水的证据。我让北京知青用8号铅丝做了一把教鞭,挥动起来嗖嗖作响酷似马刀,威胁说谁敢下水就抽100下。现在我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年对孩子的恫吓,虽然我是出于好心而且也没真“抽”。
    ……
    至今记得一件曾经让我心动的事:头天晚上看闲书,第二天早晨睡过了,竟没起来去上课,是哈尔滨知青于滨江跑来把我叫醒的。匆匆跑出宿舍时,吓了一跳:在宿舍前空地上,一个班的孩子们正冒着微风雨丝排成队列静静地等我,看见我从宿舍中仓慌奔出来时,女孩子们抿着嘴文静地偷笑;男孩子们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调皮的得意,似乎期待着得到我的夸奖。我既自惭又心疼地向他们道歉,希望得到原谅。有这一回,从此再也不敢迟到误课,唯恐失信于这些小小年纪却又乖巧懂事的孩子。
    ……
    所有的孩子都会童言无忌,他们曾经围在我的身边问过:韩老师你会走吗?这在当年是个敏感问题,说实话传出去会授人以柄惹来是非;说假话又难以面对天真无邪的期待目光,我只好抚摩着他们的头发说:先给你们讲个苏武牧羊的故事吧。孩子们被古老的故事吸引,渐渐忘记了起初的问题。可我却在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一个又一个地设想答案。说不清是为了回答孩子还是我自已。
    ……
    在上海知青沈霞萍治理下的连队小学校里,环境非常宽松,直到今天我都仍然感念她的宽容开明和信任体谅,让我能有机会和纯真可爱的孩子们共同渡过了一段温馨的平静时光。跟孩子们在一起,让我不知不觉渐渐融开了许多的冷漠和孤僻,不再层层包裹自已,渐渐感觉精神放松,心态平和,以至于有个男孩儿刚刚被我教训完,只一扭头儿的功夫,居然就去兴高彩烈地对其他同学们宣布自己的发现:韩老师其实就是假厉害。
    ……
    那孩子真说对了,我是喜欢孩子:喜欢他们扯着我的衣角问这问那,喜欢他们眼中的那种清彻和信赖目光;我可以发自内心不知不觉地对着他们微笑;我会毫无戒心地述说自已想要讲给他们听的任何事情;我愿意任由他们在我身边无拘无束地顽皮撒欢儿;我可以整节自习课都坐在窗边,静静地端详孩子们写作业时的不同神态,猜测他们长大后的生活;我乐于在灯下专心翻看孩子们写的作文,轻意不肯批改,总要细心惴摩他们究竟想要述说什么,担心理解错了会挫伤孩子的烂漫童稚;留作业时孩子们的叫苦和叹息总会让我心软,忍不住就减少一些,只为能够看到他们露出掩饰不住的满足神情和庆幸笑脸。
    是这些孩子让我意识到:自己紧锢的内心深处,也有一片温情。
    ……
    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虽然平和温馨,但是似乎却又很短。后来我还是“病”退回天津了。返城几年以后结了婚,妻子也是三连的知青,在学校当老师,从她的教学参考资料中,我才确切地知道了自已昔日的浅薄,回想当年曾经误人子弟,真是愧疚难安。但愿那些如今已逾天命的同学能够原谅我。
    ……
    假如,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真情愿再回黑士地去,跟那些脸蛋儿红润眼晴黑亮的孩子们聚在一起:让一切全都重新来过!就像是在梦中曾经发生过的那样。
    ……
    像梦一样。
    但不是梦。
                                                          
    55团1营3连  韩伯英
    2010年8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