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5019张砚山:难以忘却的记忆知青生活【上】  

2014-08-10 18:14:3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19张砚山:难以忘却的记忆知青生活【上】
作者:张砚山 加入日期:2010-08-19 录入:顾龙 点击:907
5019张砚山:难以忘却的记忆知青生活【上】 
作者:张砚山 加入日期:2010-5-17 录入:顾龙 点击:260 
--------------------------------------------------------------------------------
 
5019张砚山 难以忘却的记忆知青生活【上】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0-5-17 录入:知青 点击:5 
--------------------------------------------------------------------------------
 
                                   知青生活(上) 
    古人云“民以食为天”,吃也是一种饮食文化,讲究粗、细粮搭配。现在要是吃老玉米、窝头等粗粮也是一种尝鲜,但在那时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何提饮食文化。我直到现在也不吃这类食品,因为查哈阳的六年,因为老吃它,吃出了我的胃病。 说起连队的伙食,真是不敢恭畏,自从第一次到连队,把大楂子饭当成了鸡蛋炒饭闹出了笑话以后,大楂子饭以后基本就是我们的主食了。菜也是以土豆、黄豆、大头菜等为主。只有夏天才有点新鲜蔬菜,但东北的夏天是很短的。经常是土豆、黄豆下锅一煮,有的土豆切都不切,放点酱油,这就是我们的菜了,肉更是别提。只有夏收、秋收、过节连队才杀一口猪,算是改善了。十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吃这样的饭菜,更别提营养了。 刚到连队时吃定伙,每月12元,在食堂集体吃,不许带走。食堂有几张简易的桌子和凳子,大家坐在一起一块吃,由于年轻,当时也不知道珍惜粮食,许多饭菜掉在桌子上和地下,招的老职工家养的猪也过来吃,形成了人和猪一起吃的场面。后来连队在食堂门口挡了一块板,防止猪进来吃,别人一迈腿就进来了。我记得高培远由于胖行动慢,每次进食堂门口,都是一迈腿,然后坐在挡板上,另一条腿在进来,我们当时还笑她,现在想起来真不应该。后来由于食堂亏损,实行了买饭票,这样就可以买回宿舍吃了。 记得只有二次不是农忙时吃猪肉,一次是上海知青陈申荣在场院为保护集体粮食把老职工的猪用二尺子扎死了,这下老职工不干了,闹到连部,连里最后让陈申荣赔款了事。这次是他请客,那次猪肉也不好吃,因为猪没放血。第二次是有一天食堂突然开恩,每次菜里都有肉,大家多日不吃猪肉也没考虑那么多,都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由于几天都是如此,大家有了怀疑,这时好像是杨壮绪那次拿起筷子夹起一片肉一看上面长满了豆,让知青吃豆猪肉,这下知青不干了,加上前些时候从食堂的酱油缸里捞出的死耗子,大家纷纷找司务长评理,但那时有什么理可讲,还是不了了知。 每天下地,由于路远,中午不能回去吃饭,由食堂送饭,每到中午大家都翘首远望,等着送饭的马车,饭车不来,我们就来精神会餐,有的说北京烤鸭,有的说天津狗不理,有的说上海小吃,这在当时也是一种精神享受。但越说越饿,这时我想起了陈毅游击词里的一段词,我把它改了改“天将晓,我们起得早,披星戴月地里跑,早出晚归受煎熬,公鸡才鸣了。天将午,饥肠响如鼓,猪肉未尝已三月,细粮次数屈指数,土豆和水煮。日落西,大家干的急,争分夺秒枪时间,千万不能误时机,何时是归期。”饭车来了,大家争先恐后的打饭。记得有一次,饭车来的特别晚,菜给的还特别少,回来一打听,原来半路上饭车洒了,剩一桶底的菜就打发我们了。我当时的饭量也特别大,一次能吃好几个馒头,渴了就喝沟里的水,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奇怪,当时就没有一个拉肚子的。看来环境能改变人。 食堂的伙食这样,只能自己解决了,记得有一次商店进了一批“梅林”肉罐头,我买了两盒,好像当时一块多钱一盒,我一次就全吃完了,还没解馋。当然,这段时期也做了一些错事,由于宿舍门前剩饭较多,招得老职工家养的鸡、鸭、鹅都上这找食吃。有一次我们拿食逗鹅一步一步进到屋里,当时逮了两只鹅,这鹅也挺逗,它们是排着队一只一只进来,剩下的我们就全轰出去了。这天我们美美的吃了一顿鹅肉,喝着张小仲从酒厂拿来的酒,真是美极了。我们把鹅毛烧了,把骨头全埋了。第二天有人找上门来骂,我们都不吱声,这事也就过去了。现在我郑重的说一声,吃了谁家的鹅,对不起了。其实这也是当时知青的生活无奈。 后来和老职工混熟了有时就到他们家去吃,但当时特有的条件也就是炒个鸡蛋或者大葱沾酱,那也吃的有滋有味。大家当时就盼着有知青探亲回来,那样就有好吃的了,别的不说,一大瓶炸酱,当时就能一扫而光。 每到了冬天,屋里生了火,把馒头切成片,放在炉台上,上面再抹上一层猪油,随着温度的增加,猪油慢慢化了,渗透到馒头片里,发出滋滋的响声,那香味能把别的宿舍的人引过来,当时的情景,现在我还能回忆的起来,那烤馒头的香味仿拂还在我的身边环绕。 (本文写了连队食堂,在连队食堂工作的战友请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虚构,哈哈。)


【老秦转录】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