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姜杰:莫旗砍柴记  

2014-08-10 19:42:1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姜杰:莫旗砍柴记
作者:姜杰 加入日期:2010-10-08 录入:顾龙 点击:1038
姜杰:莫旗砍柴记 
作者:姜杰 加入日期:2010-10-5 录入:顾龙 点击:142 
--------------------------------------------------------------------------------
 
莫旗砍柴记 
作者:姜杰 加入日期:2010-10-5 录入:知青 点击:6 
--------------------------------------------------------------------------------
 
                                                                                                       翻开一篇沉埋网封的日记--莫力达瓦旗西瓦尔图公社,大库木尔大队第三生产小队--那个遥远的小村子,又勾起了我久远的回忆。
    下乡的第三年冬天,我被调到团部大修厂没几天,还没正式分配工作,厂里就派我们十几位新来的男知青到莫力达瓦旗去为老职工砍柴去了。
    带队的是位姓安的老师傅,有四五十岁;他只有一肢胳膊,听说是早年被农机‘吞’掉了一肢。由这么一位老师傅带我们去砍柴,心想:不能是太苦太累的活儿,有可能是俏活。
    卡车把我们送到了三小队。路上虽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们青春的活力确-点没减,一路高歌一路欢笑。途中还下车用手摸了摸路边一个‘王八驮石碑’的石雕,它寂寞地趴在土路旁边,好象当地人没把它当什么希七之物,可我们却感到十分新奇。具传说那还是金代的宝物呢,可对我们这些所谓的知识青年来说,就无能深入探索它的祥细历史了。更让我们感到新奇的是,当地少数民族老乡的大轱轳车。一头老牛在前边拉一辆车,可后边确牵挂着四五辆相同的大轱轳车,行走起来真象是火车的老祖宗--没准它真的是火车的老祖宗。这对我们这些所谓的知识青年,更是无能深入探索了,只是看个热闹。具说大轱轳车一走,就是一个少数民族家庭和全部家档,人走家搬啦。
    我们砍柴的三小队在丘陵地带,小树林子好象比农田还多。早饭后,我们来到一个小山坡,老安指着那些小碗口粗的小树说:这小柞.小杨.小桦......都是好柴禾,砍吧!我们一上午就把一片小树林子,砍了个通透见天。并把小树码成一堆一堆,每天都有卡车运回大修厂。而我们确要吃住在这里,不能回去。
    中午,我们就地午休吃饭;大家围成一个圈儿,中间点上一堆火,用削尖的树枝扎上个冻馒头放在火上烤,烤化一层啃一层,-层-层地吃,也别有风味。喝了就用手把地上的白雪拔去一小层,再捧起下面更白的雪往嘴里填。这些,对我们己经接受过两年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青来说,已不再是什么苦事了。可是晚上睡觉的地方,确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至今难忘。
    我们住在村里-个不知空了多长时间的大屋子里,满屋子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屋里那铺拐把子大土炕,好象还残留着夏天生出的小枯草。我们的炊事员负责烧这辅大土炕,可能是长年不烧的原因,土炕根本不好烧;烟不走烟筒,一部份夹着火舌又从灶口喷回来,把人炝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人根本受不了。晚上睡觉时更让我们受不了的是,土炕被烧出的水蒸气,把我们的被窝蒸的潮糊糊的,被子好象都能要拧出水来了。屋里的气温也不比外面高多少,因为要经常开门放放屋里烟儿。
    连着大炕的土灶上,有一口大铁锅,炊事员就用那口唯一的大铁锅给我们做饭。根本没有工夫给大家烧热洗嗽水,何况水是他从很远的地方挑来的。再说牙具毛巾早就冻到一起了,我们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不要脸了''''''''''''''''''''''''''''''''''''''''''''''''''''''''''''''''--十几天没有涮牙洗脸。
    因住在烟熏火燎的环境里,没几天我的一头青春秀发就变成卷毛毡了。怕里面生出什么活物来,所以我们不少人都剃了大光头;顿时感到清爽干净了,且没了上头的压力。真是轻松愉快,是没有剃过光头的人,无法享受到的。我非常理解现在的年青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剃光头。那可不是怕生出什么活物,而是在享受着男人的‘专利"呢。
    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十几天的砍柴工作很顺利就完成了。当我们乘大卡车回到厂里时,厂大门两侧己聚满了夹道欢迎我们的领导和老职工们。看到如此热烈场面,我们受宠若惊,不由自主地摘下了帽子,向大家挥动。无意间确暴露了我们的大光头,车上灰头土脸的光头知青们,几乎分不清谁是谁了。且整齐地站在卡车护栏前,手挥帽子向人们致意,真象战场上荣归的大英雄。
    我们十几个人回来后,受到大修厂领导的表扬不说,还受到老职工们的感激。听说他们都分到了够一两年烧的柴禾。而我也创造了人生中一个最高记录--连续十几天没涮牙洗脸!这个记录一直保持到现在。 
                                     五十五团一营三连  姜杰      
                                             2010.10.07
 
 
姜杰:莫旗砍柴记 - 查哈阳知青 - 查 哈 阳 知 青
R0017118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