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程小华:连队轶事(九)——六连“惊魂”  

2014-08-10 19:50:5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小华:连队轶事(九)——六连“惊魂”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0-10-16 录入:顾龙 点击:956
程小华:连队轶事(九)——六连“惊魂”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0-10-10 录入:顾龙 点击:332 
--------------------------------------------------------------------------------
 
连队轶事(九)——六连“惊魂”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0-10-10 录入:知青 点击:4 
--------------------------------------------------------------------------------
 

    前文说到我们终于爬上了返程的火车,顺利地回到连队。
    从那时起,我天天就多了一个固定的任务,连队领导要求我天天早晚监督老四吃药。
    一日清晨饭后,我依然像往常一样手里拿着药瓶,到宿舍里让他吃药,可是老四踪迹全无。我心里很着急,因我喂他吃药后,还要去工作。于是便在连队范围寻找老四,最后在一个空闲的宿舍(此宿舍是日伪时期盖的铁皮房,原为女知青宿舍。)里发现老四,此时的老四就像一名日本武士道军人,手拄着一把铁锹端坐着炕沿上。我进去对他说:“老四,该吃药了”。 他不言语。我突然感觉不对,此时他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我,透出一股冷肃及仇恨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站起身举起手中的铁锹,对准我的头就狠狠地劈过来。凡是在农业连队呆过的知青朋友们都知道,连队的铁锹头,个个锋利无比,它的刃部都是用镰刀刮出来的,这样的话在干活时便可省许多力气。由于当时年轻,反应敏捷,我一个箭步就窜到他的身前,万幸的是,我躲过了锹头,可是锹把儿还是狠狠地砸在我的左肩上。我当时不禁大怒,好心好意喂你吃药,你还敢打我,而且下手如此之狠毒,我连忙左手攥住锹把儿,右手狠狠的一拳就砸在老四的脸上,当时打的他一下就坐在炕上,我当时只想把他手中的铁锹抢过来,而他还想抡起铁锹继续打我,我一边用拳头击打他,一边抢铁锹,怎奈老四身材比我略高,用北京人讲话,擻壮的一个爷们,再加上犯病时,力气太大了!这时,我的犟脾气也上来了,一不说话,二不喊人,就与他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我一边狠狠地击打他的脸部,(寄希望能够打醒他,我也才明白精神病院为什么打病人),一边抢他手中的铁锹……。不知过去多长时间,门外闪进一人,我抬眼一看,是我的好友黄伟新(上海70年下乡知青),他一进来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加入战团,不一会儿,老四筋疲力尽,眼里的凶光也暗淡了,只是躺倒在地,呼呼地大口喘着粗气……
    我边喘息边将手中的铁锹递给黄伟新并问:“你怎么来了?”他说:“全排都等着你上班,你无影无踪,我就一个人来找你,路过铁皮房时听见屋里有动静,就进来查看。”我告诉他排里今日干什么工作,就叫他先走了。
    此时的我余怒未消,回头对老四说:“起来,回去吃药。”他冲我翻翻白眼,不予理睬,我毫不客气地抓住他的后脖领将其拖出宿舍,逼他吃完药,就向连部走去。
    我向连队领导详细地汇报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并把药全部交出来说:“你们另外安排人喂他药吧,我不管了,他已经影响了我排的工作。”便推门而去。
    当晚,回到宿舍惊奇地发现老四的手脚被绑,躺在炕上,一问才知,原来是各位知青怕老四晚上犯病,袭击众人,又不能专门派人看管,宿舍里的人不得已才采取此项措施。我心中着实有些不忍,便走过去,摸摸绳子的松紧程度,(如果绑得过紧,很容易将人绑坏。)对老四说:“你好好睡觉,明天一早就给你解开。”老四闭着眼睛照样是一声不吭。
    第二日清晨,突然听到有人惊呼:“哎呦!老四上哪去了?”所有的人惊醒后抬眼望去,不禁汗毛倒立。只见炕上散放着一堆乱糟糟的绳子,老四人已不见。
    后怕呀!宿舍的过道里堆放着铁锹、锄头、镰刀等工具,他只要随便抄起一件,对准这些熟睡的战友们,一人一下,那就是惊天血案,后果不堪设想呀!宿舍里的人当时就炸窝了,七嘴八舌地说:“这样的话,谁晚上还敢睡觉?万一他犯病了,抄起铁锹一通乱砍,咱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老四也够能耐的,他怎么把绳子解开的?不行,不能让老四再住在宿舍里了。”
    我向连队领导汇报了这件事,并提出大家的要求。连队领导也怕发生命案,再说长此以往,大家休息不好也会影响工作。于是老四便被连队安排睡到“马号”,和夜里喂马的老职工住在一起。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见到老四了,也没听说他再犯毛病。可是老四好像怕我们把他忘记了,时不时地搞出点小动作来提醒我们不要忽略他的存在。比如时不时地把知青们刷好的鞋拿走一只扔到离宿舍二十米左右的地方,让你着急寻找,捡回来再刷一遍。或是将你洗的袜子扔掉一只,所幸的是从未扔过大件的衣物。        
我2001年再回到连队时,也曾询问过老四的情况,已经没有人说得清了,因为他和他的哥哥徐志荣一家早已调往独立三团(绿色草原)。
    不知为什么,我从心里对老四还有一丝牵挂,不知他现在还好吗?他的病彻底好了吗?他这个岁数早就该娶妻生子了,他现在生活的幸福吗?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
 祝我们的老四幸福、健康、快乐!
                                         
                                           55团一营六连 程小华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