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查 哈 阳 知 青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这里却能聆听到彼此的心跳,每次心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感动一种温暖

 
 
 

日志

 
 
关于我

根据查哈阳三团联谊会决定:查哈阳知青网由于5年来的快速发展,内容增多,但因网站的容量有限,对上网速度和上传文章都带来不便。因此,决定将网站以前的文稿、图片、视频分期转存保留到新开的“查哈阳知青”的博客中,并与现网站的页面上做个链接。

 
 

邬峰强:兵团情缘偏方治大病  

2014-08-09 10:09:1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邬峰强:兵团情缘偏方治大病
作者:邬峰强 加入日期:2010-04-20 录入:李余康 点击:942
邬峰强 兵团情缘   偏方治大病 
作者:邬峰强 加入日期:2010-3-19 录入:顾龙 点击:184 
--------------------------------------------------------------------------------
 

    记的是一九七零年初冬,突然收到姥姥病重的电报,可那年战备特紧,根本不批假给我。晚上我蒙着被子就是睡不着,夜里连领导来查铺,张持坚在连领导面前替我说情的场景至今未忘。远在天津的姥姥从小把我带大,对我有深厚的感情,自从我到北大荒后,经常身体严重失衡病倒在床,邻居们担心她的身体才打电报给我的。我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腰部竟突然长起了很多脓包,疼痛难忍;更可怕的是左手食指顶端长了一个脓包,而且逐渐向下蔓延钻心的痛。排长倪永刚曾告诉我有的战友手上长这种疮烂的露出了骨头,我当时还真有点害怕。
    那年五十五团(后来编制为五十团、五十五团、六十七团)召开大会,到会代表就有好几百人。为保证代表用餐抽调了各营炊事员近二十人帮厨,二营从十连抽调我去了。
    当时劳动场面好壮观啊!一边硕大的蒸笼足有五层,腾腾的冒着蒸气弥漫在半空;那边肉片倒入油锅中吱吱啦啦的爆裂声和大铁锨连续翻炒的碰撞声交织在一起;在蒸气和油烟环绕的朦胧中看到切菜的师傅手下麻利,噌蹭蹭、刷刷刷一餐的蔬菜就切出好几大笸箩;声浪中夹杂着老师傅的“揭锅”的叫喊和女战友清脆的应答声,好一幅锅碗瓢盆交响曲的精彩画面。我忍着疼痛的手指负责切肉,凭着我在十连谢师傅手下学到的技艺熟练地切呀切呀,切了两大铁盆。当时一位老师傅看到我左手不对劲就询问我怎麽回事,我解开缠在手指上的绷带,半个手指肚都白了。一条粗粗的红线,从手指上沿着手掌穿过手腕顺着血管越过前臂后,兵分两路像两条恶龙伸至上臂。他看到后非常心疼立即找来一根红绳紧紧拴在我的胳膊上,阻挡红线继续前行,并对我说:“怎麽不早说呢?明天食堂杀猪我给你搞个猪苦胆来”。转天食堂真宰了一头大肥猪,杀它时它圆瞪的快要流出来眼珠子和撕心裂肺“嗷嗷”的叫声至今记忆犹新。老师傅刨开猪的肚皮取出心肝肺,从肝上摘下苦胆,剪个小口倒出多余的胆汁将苦胆套在我长疮的手指上用线绳系牢,叫我回宿舍休息一天。
    回到宿舍后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同还是疼,可是到了晚上可就坐不住了疼得我直打转;后半夜更受不了了,索性只能在地上瞎转悠了。那手指随着我的脉搏钻心的疼,一蹦一蹦的,十指连心的含义当时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彻夜未眠。总算熬到鸡叫了,奇迹发生了!疼痛逐渐减轻了,原来套在手指上肥大的苦胆萎缩了、干瘪了,后来竟勒的我吃不住劲了。转天一点不疼了,我觉得干苦胆勒的难受就用剪刀剪开了它。手指肚的白色变成了微黄,我用针扎了一个眼一挤,就跟挤牙膏一样弯弯曲曲挤出好大一堆脓,更值得奇怪的是腰上的脓包也奇迹般的消退了。后来才得知手臂上所起的那道红线如若延伸到胸部是有生命危险的,要是没有那神奇的偏方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自古偏方治大病,真没想到应验在我的身上。在此将这段经历写出来,以告诫自己不要忘记北大荒情缘。回首往事更加怀念北大荒,更加想念那些好心人。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